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GACHA精选

【美丽与哀愁】等你在大洋彼岸  

2011-04-10 10:31:24|  分类: 人物 ^ 美丽与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温莎

你是我最敬爱的第一夫人,我在影像里,文字间寻找你的身影,在时光的这一头,是我对您满怀深情的遥想。


【原创】等你在大洋彼岸 - 温莎 - 温莎的梦
 


我站在太平洋的彼岸,沐浴着蒙蒙的细雨,看着海浪拍打岩石,然后变成翡翠的泡沫。我的第一夫人,你在海的那一端,静静地长眠了6个年头,而我只能用海波的音浪传递我对你深深地缅怀。

 

  你飒然远去了,空使后人惆怅于似水流年。初识你,使在美国威斯里安,是在一个法国梧桐落叶簌簌作响的深秋,你风华正茂,像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回眸,更是一缕宁静的倩影,你心驰于学术,更是醉心于音律,西方的浪漫气息在你挥袖间慢慢的弥散开来,而你却说了一句令国人心痛的话:“只有我的脸蛋像个东方人,其他都西方化了。”查理父亲说你变了,彻底变了。可我不怨你,我醉心于你低头的温柔和举头的傲然,即便我们之间隔着一层无法逾越的历史纸窗,但我仍仰慕你。

 

  我在寻觅你的芳踪。我常常去通宵达旦,挥霍无度的社交聚会上找你,他们说那位身着淡紫色旗袍,肩披丝巾,受着众星捧月般的人物是你,我远远静静地看着你,高雅,清傲,那笑容灿烂的如同出水的芙蓉。我也常常去航空基地找你,他们说那位身着黑色天鹅戎装,胸前佩戴绿色军徽,英姿飒爽的司令员是你,脱下红装,换上军装的你,美的那样威严,那样惊心动魄。我更常常去外交场合寻你,这回,我没有问任何人,从他们诧异到敬佩的眼神中,我读到了,那位用流利,胜似母语的英文演讲,震惊美国参众两院的外交家必定是你。我尊敬的第一夫人。

 

  我静静地追随着你,可那一天我却遗落了你的身影。当我再次看见你,一海的泪,可怜不自由的灵魂。我懂你,你毕竟是个柔情百般的女子,黛玉葬花,美龄焚鞋。你爱得愈真,留在心底的恨也愈是绵长。笑容里你隐忍着忧伤,“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最好忘掉。”这或许是你对蒋深注的幽情。音波,穿破了昏夜的凄清,我的第一夫人可以在周身围绕硝烟的狼藉时刻依然保持镇定,却无法用眼泪浇灭燃烧的烈火。夫人,你受委屈了。



【原创】等你在大洋彼岸 - 温莎 - 温莎的梦

  将是月圆分明夜,你为宋氏兄妹的团聚倾尽了心。大家庭的温暖与和睦的篝火在政治分歧面前,是不是只剩下一堆余烬了。我们看到在语言现实和虚构难以分辨,而时间的距离则像月光一样简短,十年未到,兄妹如隔桌而坐,你哭泣着。你放下骄傲的自尊,用血脉相连的亲情,动之以情,终于融化了二姐庆铃的心。是你让宋氏兄妹有了一张完美的合照。那夜,月是为你们而圆,伴着月辉,你醉了,醉得那样轻松,那样惬意,仿佛又回到了孩童时代。他们说你是掌权的则天皇后,可我分明听见了你梦中的呓语:如果这一刻的相聚能做片刻的停留,失去顶上凤冠有何不可。可是夫人,没有如果,这次的晚餐注定是最后的相聚。然后腾升出一派凄凉。

 

   终于,我还是只能隔着浅浅的海湾,隔着历史的年岁,轻轻地荡涤着历史的尘埃,遥望你。夫人,你老了,对一生不甘落后的你,这个字眼是何其的残忍。我第一次发现了你鬓角微微的泛白,显得那样突兀而又真实;我第一次发现,你如雪的肌肤少了些许的滋润;我第一次发觉你纵横捭阖,游历国际舞台的脚步有些迟缓了,连足下的风也渐渐的失去了往日的霸气。也许,迟暮的你真的经历了太多的伤痛。你用颤抖的手拿起钟爱的画笔,看着山水,听着鸟叫,此时只有大自然的超脱才能荡涤你的创伤。你想画美国的秋,画着,画着,画成了庐山的景。你说你的梦中常出现紫金山的秋韵,庐山的美,你轻叹一句:“落叶还是要归根的。”夫人,此刻的你,是如此安详,隐隐约约透着令人心疼的凄凉。我默默地转过身。抹去了眼角干涸的泪痕。


 【原创】等你在大洋彼岸 - 温莎 - 温莎的梦

   美国的深夜,天下起了一场蒙蒙的细雨,天鹅绒般的夜幕静静微垂着,给人多少神秘和遐想。蓦然间,一颗流星从天王星座旁滑落,拖着一条长长的发光的尾巴,在暗色调的苍穹中划出了美丽的弧形的休止符,然后,消失在天际。夫人,你静静地走了,走得那样安详。

 

  我悄悄地走进你的寻思教堂,怕打扰你,在朗朗的祈祷声中,面对你那鲜花,松柏簇拥的遗体,笑容依然,青春依然。你在笑,笑着向我们道别,然后,转身,轻盈盈地走向令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你儿时的宋家,查理父亲依旧爱着你,霭龄大姐,庆铃二姐依旧忍让着你,子文,子良,子安依旧维护你,你依旧是宋家最宠爱的小妹。夫人,你依旧幸福。

 

  夫人,轻轻地,我走了。漫嗍着历史柔软的记忆,我走了。我静静地将它折叠,折成一架纸飞机,满载着我金色的思念,飞向大洋彼岸的你。

 

                                     ———————————————2011.4.10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35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