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幻迹 第六章  

2011-04-30 20:27:25|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幻迹  第六章 - 温莎 - 温莎别苑 

“怎么样?”希洛急切的问道。

“飒措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魔纪低哑地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一脸震惊。

“什么意思。”希洛的声音传递着震惊。

“飒措的命运转盘早在我们进入水膜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魔纪面向希洛,“这就意味着飒措已经死了。”

“什么。”希洛不敢相信,“你确定飒措的命运转盘已经停止了?”希洛扬高了声音。

“是的,占卜师从不会出错的,也不会说谎。”虽然魔纪也对飒措感到震惊,但他仍然相信自己的占卜灵力,怀疑占卜师的灵力,是可耻的。

“糟了,王又危险。”希洛意识到了什么,疯狂地找景释。

找到景释。眼前的场景更是让人震惊。

王手持冰剑,惊恐地望着倒在地上的飒措。飒措的前胸旋转着出现了一根根尖锐的冰棱,它们刺穿了飒措的前胸。飒措身上有不同的伤。他在死前应该和敌人恶斗过。王的眼睛泛着微蓝的光,他看着冰剑上流动着的洁白的血液,这是怎么回事。

“王。”希洛大叫着。他冲上去扶住了微微颤抖的希洛。希洛缓缓转过身,将冰剑缓缓地举起来,“刚才的一切我都忘记了,我……”景释显得很痛苦,难道真的是自己杀死了飒措。如果不是,那又会是谁。

“哼哼哼——”预言师盘亘一直没有说话,现在他恐怖地笑起来,让大家不寒而栗,“王,下一个是谁,是你,是他,还是我,预言灵了,我们将一个一个被杀死,深幽之渊。”盘亘呼啸地冲了出去。

盘亘像疯子似的,他崩溃了,但他的预言开始让其他的精灵感到恐惧,一个个被杀死,这意味着什么。

王不允许这个预言成为现实,他要求所有的精灵都必须同进同出,这样减少敌人下手的机会。大家坐在一起,可空气中仍然透射着令人窒息的死亡。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的思想似乎被凝固住了。希洛还在想,飒措的死真的是王吗?这绝不可能。真正的飒措早就死了,那后来的飒措又是谁。冰剑一族是飒措杀的吗?希洛环看了其它的精灵。在这一刻,他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真的都是王忠诚的辅臣,或许他们中的谁早已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这一天,平静的过去了,敌人没有再下手。

刚出冰冷刺骨的冰城,他们想坐下来休息。突然,风开始不断地叫嚣,越来越猛烈,形成一个又一个的风漩涡。从风漩涡中不断发出诡异的声音,一只只黑色的魔爪开始伸向他们。景释拔出冰剑。砍断了这些魔爪,掉在地上,化成了黑色粘稠的液体,发着阵阵的恶臭。这些魔灵丝毫不惧怕冰剑,被砍断的魔爪,没过一会,就又会长出与之前相同的魔爪。这些魔灵不断地逼近,景释没有退路。一只魔爪伸向了景释,旋艳冲上去护住景释,她身上散发着的火焰,周围的魔灵只能向四周逃窜,旋艳用灼热的羽翼围住了这些魔灵,将他们毁灭在火焰中。

难道阻挠他们去深幽之渊的是这群魔灵,但无论怎样,他们毕竟看到了敌人,也正面交手,心里踏实了些,不再那么恐惧了。这一回,全靠旋艳的火,希洛渐渐地放松了对旋艳的警惕。旋艳是火族的精灵,罗盘针对于她来说也毫无意义。也许,她真的只是想帮助王,希洛这样想着。

景释对这个外表火焰般,内心温柔的女孩旋艳产生了别样的情愫。从见到她第一眼开始,他就毫无理由的相信她。她是娇弱的,即便她的周围全是炽烈的火焰。有时景释看着她,想在她额头轻轻的一吻,然后把她紧紧地揽入怀中。

旋艳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景释。有时候,她的眼神中会飞过一丝的惆怅,口中喃喃着:“他是王。”

为了确保安全,景释命令大家一起行动,而只有预言师盘亘经常会离群,他预言敌人针对的是王,只要远离王就可以免除被杀的可能。盘亘也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只是他不想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去。他的灵力还有很大的潜力,或许他还可以成为整个水族最年轻,最厉害的预言师。

希洛渐渐地会和旋艳聊上几句,放松了警惕。旋艳起初很害怕,希洛始终是冰冷的表情,但聊的多了,她也渐渐被他绝美的声音所吸引。旋艳是天真单纯的,即便是她被赋予了妩媚的眼睛。旋艳喜欢友善的对待一切的精灵。只是谁也无法看透旋艳,旋艳太神秘。

“旋艳,能和我讲讲飒措吗?”希洛很平静地说着,他确信旋艳知道的将会比任何一个精灵多。

“啊?”旋艳吃惊着,她不知道希洛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他知道些什么。旋艳对着希洛不自然地笑笑。

“不,不是飒措,他是谁,你知道。”希洛语气中不容置否。

旋艳轻轻地吹起了她额前火红色的留海:“你会知道的,他是谁我不知道,但他绝对不是王忠诚的辅臣,他不是飒措。”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希洛问着。

“这条根本就不是通往深幽之渊的路,这条是通往邪灵禁地的路。”

“邪灵禁地?”希洛猜的没错,旋艳不简单。邪灵禁地关着的的都是曾经背叛水族的精灵,它们在那里受尽折磨,那里的精灵对水族有着恐怖的仇恨。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