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七瓣雪  

2011-05-04 09:54:32|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七瓣雪 - 温莎 - 温莎别苑

 

脚在地上划出弧线,雨水纷乱的打湿了我微热的脸颊,反射出成千的倒影,那些黑白的残像,在雨水里像是悲伤的记忆。粉红色的七瓣雪飘落在我的手心,映衬着你的脸,我不想和你说再见,只想静静的和你再撑一次同一顶伞。

爱情来临的那一年,我成了一尾鱼,游在喜欢你的汪洋大海里。我和薛宇最初相识是在我表姐的婚礼上,我是伴娘,宇是男方的伴郎。表姐的婚礼弥漫着浓浓的法兰西浪漫的情愫,西式优雅的礼仪,晚上还有一场宫廷般的舞宴,像是一场童话的婚礼。这样的婚礼是我梦寐以求的,可是我却无心沉浸在这样的一场浪漫的婚礼,我得时时刻刻提防着我的抹胸小礼服掉下来。这件礼服是表姐在婚庆公司给我租来的,很漂亮,可惜不合身,或许是我又瘦了,穿着明显太大了。妈妈在小礼服上替我别了一些小别针,尽量合身,不至于掉下来。也许是心里的阴影,我总是担心小礼服会掉下来。天呐,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一件可怕的事,绝不会像明星走光那么自然。晚上是我最喜欢的舞宴,但因为这件小礼服,我还是无奈的选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着香槟。我百无聊赖就玩弄着手里的酒杯,看起来有些风尘。我总觉得有人在往我这边看,很不自在,于是端起酒杯,放在唇边,假装是要喝酒,眼睛开始环视四周的人,是他。他是伴郎,在婚礼上我们见过。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头微仰地靠在沙发上,在灯光霓虹的变化下,他的脸若隐若现看不清楚。或许是偶像剧看多了,我对帅哥的免疫力几乎是零,我隔着玻璃酒杯继续注视着他。他好像是睡着了,慵懒地抖动了一下,抬起头,无意间看了一下前方,我们的实现恰巧碰在一起,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羞涩,脸上顿时飞过一片绯红。他揉揉朦胧的睡眼,我赶忙转过身去,假装看向前方,心不在焉的喝着香槟,脑海里浮现的却都是他。

“你好。”他在不经意间已经走到我前方,向我伸出手。我镇定了几秒,放下手中的酒杯,抬起头,嘴角轻轻一扬,把手放在他的手中,“你好。”我看了他一下,又忙着转移视线。他长得有几分像格里高利派克,我永远的绅士,浓眉,挺鼻,硬朗的脸部轮廓。

“你是伴娘?”他首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

“嗯,是的,新娘是我表姐。”我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表姐的身影,在这一刻,我有点想要逃离这尴尬的氛围。在异性面前,我会感觉不自在,以为上了大学会好些,谁知我选了一所“女子学校”,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衡,在大学混迹三年,都是和寝室里的几个朋友,接触异性的机会少之又少。他的出现让我紧张了几分。

“我可以坐下来吗?”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旁边空的座位。我被他的这个样子逗笑了,这里又不是什么正式的高级舞会,用不着那么绅士的礼仪吧。“当然可以。”我笑了一下,“你可真绅士。”说完,我还不忘窃笑一下。

他听了,愣了几秒,“绅士,我还是第一次听女声那么夸我,受宠若惊了。在朋友印象里,我貌似和绅士是搭不上边的。”他耸了耸肩膀,身体往后一仰,另一只肆意的搭在沙发的靠垫上。

我看到这场景,不免抱怨了几句,“这动作可不是绅士哦,绅士可不这样。”我用嘴巴努了努,示意他搭在沙发靠垫上的手。他听了,我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你和我姐夫认识吗?”

“认识?他是我哥。”他不屑地答了一句。

“你哥。”

“是啊,不像吗,这家伙什么都比我好,长的比我好,这婚礼办得也比我盛大。”他随意的说着,似乎有些不服气。也可以想象,一个在优秀的哥哥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弟弟,难免会怪癖。

我突然发现了什么,睁大眼睛,问:“婚礼,你结婚了?”

“没,我是在预测以后我的婚礼能不能像他那么盛大。”我分明看见他眼中流露的一丝羡慕。

“刚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结婚了 呢?”我吁了一口气。不过,这场婚礼真的很让我羡慕,我以后的婚礼也要像个童话世界,我开始憧憬我的婚礼。想象着粉红色的七瓣雪飘落在我洁白的婚纱上。不知是什么时候,他在我额头重重的一弹。“别想了,你们女生是不是每天都幻想这些。”他不屑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没有理他,继续着我的憧憬。他放下酒杯,用手摆弄着酒杯,“那你梦中的婚礼又是怎么样的?”

我一听,乐了,我愿意描述我未来的童话婚礼,我都想象好久了,抓住机会得滔滔不绝的讲。“我梦中的婚礼是一场童话婚礼,要在海边的沙滩上举行,在地上要铺满粉红色的七瓣雪,是粉红色。”我特意重复了一遍,可他没有理我,“旁边还有一架白色的钢琴……”

“你们女生好麻烦,是一种麻烦的动物。”他往后一仰,闭上眼睛,没有理我。看着他的傲慢,让我想起了达西先生,同样的绅士,同样的傲慢。

表姐的婚礼举行了三天,新郎新娘一直粘在一起,我和伴郎就落单了。不过这三天的相处,让我对他渐渐产生好感。或许薛宇真的就是《傲慢与偏见》的达西先生,他不喜欢理人,不邀请女孩子跳舞,只是一个人无聊的喝着香槟。他傲慢,和他聊天,他总喜欢主导话题,企图让我接受他不成文的观点。婚礼的第三天,我有些失落,惆怅以后不能再见到他了。这三天于我而言,就像是发生在英伦城堡里的童话,可是我知道,童话终究是要破灭的,我不会是他的伊丽莎白。我发着呆,不知不觉他已经在我身边坐下,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我没有穿礼服,不用再小心的提防着礼服掉下来。表姐的一个朋友邀请我跳舞,我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薛宇,他根本不在意,别过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对方牵起了我的手。我苦练好久的舞终于能尽情展现了。我忘却了其他的烦恼,在舞池中尽情的享受。等一曲结束,我回到座位。薛宇已经离开了。我望着空荡荡的座位,心里一阵酸,脸上却露出了笑。

回到学校我一直在回忆那场婚礼,不得不承认,我想起了薛宇。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和谁产生如此深的羁绊,薛宇给我带来的是缓缓的思念,无论如何也洗刷不掉的痕迹。可是有的时候,真的很想做到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样一切都可以用完美的想象去填空。

我没有想过会再次遇见薛宇,这次的相遇是在一场班级联谊会上。我们班52个学生,女生50个,男生就2个,对方班级男生53个,女生5个,这样的联谊男女生搭配算是再合理不过了。都大三了,还搞什么联谊,不过对单身的男女生来说应该还是会大学里难忘的记忆了,大家乐此不疲。联谊的地点选在学校爱心湖的小坡上,时间是晚上,这主要是营造一个氛围。灯光挺幽暗的,昏黄的灯光下影子交错着,如果远一些,就看不清对方的脸。大家起哄,要男女生混搭坐。班长发了话,非单身靠边站。大家还是稍显害羞,推脱了一段时间,还没坐好。这时人群中一个男生跳了出来,“同学们,随便坐,随便聊,我们又不是相亲会,大家交交朋友,薛靖,坐过来。”这个男生开始去拉那个叫薛靖的男生。薛靖羞涩地被安排在我的身边,我们尴尬的相互笑了一下。

“薛宇,你太不够哥们了,待会你是不是和旋艳过二人世界了。”人群中一阵哄笑。可我笑不出来,薛宇,这个名字太熟悉,是不是同名同姓,应该不会是他,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想借着灯光看清他,可是我又很难过,虽然自己早已经想过很多遍,他是有女朋友的,他一定有女朋友,但那毕竟是想象,而现实,真的让我不知所措。

薛宇冲了上来,把薛靖扑倒在地,“哥们,怎么那么说我,我都给你选了个最佳位置,你这是分水宝地啊,灯光好,背景好,还有……”他开始环顾四周,我茫然不知所措,是他吗,他还记得我吗。我假装镇定,看着前面的同学,不去理会他们。薛宇海华丝把目光投向了薛靖身边的女生,他游离了一会,目光落在我身上,我顿感一阵不自在,有种无法呼吸的冲动,我不敢看他。

“湘宁。”他兴奋地叫了一声,忽的坐在我前面,注视着我,我忙避开他的视线,“我是薛宇,伴郎啊。”他竭力的想让我记起来,而我却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我仿佛感觉到自己单薄的像张纸,风一吹,就能倒下去。气氛有些尴尬,全场的人都在往我们这边看。我避开薛宇的实现,我看见一个女孩,很秀气,很淑女,很可爱的一个女生。她正不解的看着我。

我缓过了神,“嗯,是的,你好。”

薛宇愣了一下,或许他没有想到我会以这种陌生的态度回应他,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女朋友走了过来,挽起他的手臂,他看着我,点点头,只是“哦”了一声。

那次联谊,我和薛靖熟络起来,或许是为了逃离刚才的尴尬,为了躲避薛宇的视线,我选择和身边的薛靖聊天。渐渐的我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们喜欢英国,喜欢电影,喜欢文学,我们从吃饭聊到英国十七世纪的餐桌礼仪。我们同样喜欢英格兰玫瑰简奥斯汀,喜欢她的《傲慢与偏见》,我们聊得很愉快。

那次之后,我们会不时的约出来玩。不过,不是我们两个,是四个,我,薛靖,还有薛宇和他的女朋友。在这样的场合,我会假装很自然地和薛靖聊得很欢,我怕和薛宇直接聊天。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明明心里有无数个他的名,却不敢和他说任何一句话。或者我在害怕,害怕和他聊天会击溃我所有好不容易筑起的防线,何况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女朋友,我不想自私地去破坏,我不是那样的人。

至于,薛靖,我愈发觉得他的好。他的知识面很广,又很幽默,他经常会用一些专业术语和我聊天,有时候我还真的哑口无言了。他和薛宇不一样,少了一份傲慢,多了一份内敛。只是我仍然会想起傲慢的薛宇。每到这个时候我会埋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争气,我可以忘记他的,我不只一次重复的告诉自己。我把他存放于心,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微笑,只有我自己知道曾经尝试过多少种方法来掩饰内心的伤痛。我和薛靖交往了,在他的撮合下。

大四那年,薛靖约我去水晶宫玩。水晶宫有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据说,有缘分的恋人在水晶宫里能够相遇,不会错过,他们的爱情就会像水晶般透明。薛靖就是在这里向我表白的。他在表白成功后,还不忘加一句:“薛宇这小子还真行,主意真不错。”我惊讶着,很不争气的在想,当初薛宇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在这里向他女朋友表白的吗?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想。我已经答应和薛靖在一起,我就得忘记那段一个人的暗恋,如果我还对薛宇存有幻想,那对薛靖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不,对我自己也很不公平。我要将薛宇彻底删除。我想着。

我和薛靖的感情很稳定,他待我很好,渐渐的我真的爱上了他,虽然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但当初的情绪已经没有了。或许时间真的就是一种解药,起码,我已经不再那么喜欢他,我固执地这样认为。大四毕业,我和薛靖决定结婚,双方的爸妈都很赞同。我们一开始嫌麻烦,打算旅行结婚,领个证,然后去我们最想去的英国,然后是法国,德国……但父母不同意,说结婚时热闹的事,一定要办酒席,请一大堆的亲戚朋友。我们遵从了父母的意愿,先办酒席,至于度蜜月,那就是我们二人世界了。我们想请一个婚庆公司,这样自己不用太麻烦,但薛靖说他的一个朋友想为我们举行一个特殊的婚礼。我挺期待的。

婚礼那天,我穿上了洁白的婚纱,那是我一直幻想的,我坐在婚车上,如果是在海边的沙滩上举行婚礼那该多好,我这样想着。我看着手中的花球,心里很是甜蜜,却在不经意间飞过一丝的落寞。婚车继续往前开着。这好像不是去酒店的路,像是去郊外,我正要问,薛靖就拉着我的手,神秘的说,“我要给你一个浪漫的海边沙滩婚礼。”他笑的很好看。我诧异了一下,海边沙滩婚礼,他怎么会知道,或许薛靖也喜欢海边沙滩婚礼而已。我这样想着。

婚车行驶到海边,我正想下车,薛靖叫我先等一等。我坐在婚车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奏乐。”似曾相熟的声音。

薛靖走到婚车旁,为我拉开车门,挽起我的手,我把脚迈出来,刚想落地,就看见满地铺就的粉红色的七瓣雪,我的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是他,只有他知道我想要这样的婚礼。他还记得。我走下车,寻找着他的身影,他就站到红地毯的那一端,像是在等候他的新娘。好久没有见他,他还是那样,透露着傲慢。我的眼泪模糊了视线,我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却是挽着薛靖的手。

《傲慢与偏见》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在一起。在繁花落尽的深处,我把你藏在最心底。我知道了,太喜欢你,不能太靠近你,给彼此留下一个遐想的空间,用最美好的期待去填补这个空间,终于我们成了谁的他或她,但我们终将是彼此的蓝颜,红颜。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