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任凭这空虚沸腾  

2011-08-05 21:50:38|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这回台风来的很猛烈,有可能会在这里登陆。

钱小语挎着一只刚从LV品牌店抢购来的换季折扣包,托着一只粉红色的条纹旅行箱,走在这条回家必经的路上。从她出国读大学,五年来她就没有回过家。钱小语果断是个不恋家的人。这回回来她也是不得已的。毕业了,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看似很有前途,在一家上市外企做品牌文案策划,和她喜欢的传媒打交道。可她还是太年轻,太情绪化,一个精心做了一个月的策划方案被一个新任的经理批了一顿,回到和在美华籍男友张漾一起租的公寓,不停地向张漾抱怨,平常张漾也是会哄哄钱小语的,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于是钱小语也就乖乖的顺服,不抱怨了。可是这一次就截然不一样了,张漾本来这个月是晋升的,结果来了个和总裁十万八千里的哪门子亲戚,这快得到的职位就这么飞了,这还不止,刚上任的这个哪门子亲戚还看张漾特不顺眼,一上任就给他烧了三把火。张俊本来就憋着一口气回到公寓,可偏偏遇到钱小语的情绪化。这回张漾直接吼了钱小语一句,“你有完没完。”钱小语先是一愣,但马上恢复了她不饶人的本色,“我没完怎么了,你有意见,我在公司受了气,回来还受你的气,真是气死我了。”钱小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副不饶人的架势,“张漾,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在这里呆不住了,你数数我们都吵了几次了,上大学那会儿还算是生活情调,现在我压根就感受不到了,你冲我发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好,我们结束。”说着钱小语头也不回的直接往房间里冲,砰的甩上门。张漾还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站在一旁一愣一愣的。“好啊,钱小语我们结束了。”张俊本就是在气头上,听见钱小语这么一说,更是恼火。

【原创】任凭这空虚沸腾 - 温莎 - 温莎别苑

 

钱小语走在路上,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确实是冲动了一点,可是张漾的错更多,如果他说一句留下她的话,她一定会留下的。钱小语想着就当这一回是回乡探亲,顺带旅游。走在这条路上,钱小语充分享受着注目礼,出国混了那么多年,洋味倒是十足,再说走在小乡镇里,钱小语的这身打扮更是气派,如果还在国民年代,钱小语绝对是从省城下乡来的。这一路上钱小语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次将要来还没来的台风。想想这海岛城市一年接受一次台风的洗礼算是正常,没有哪一次聊的这么带劲的。

回到家,钱爸,钱妈已经忙不迭的出来迎接了,这哪像是迎接女儿的架势,那简直是迎接某位领导的架势,钱爸左手拿过钱小语的旅行箱,右手拿起旅行袋,大步往家走,钱妈更是夸张,马上撑起一把阳伞。钱小语有点受不了,“妈,这都快吃晚饭了,撑伞也太夸张了吧。”钱妈一听也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不是怕你不习惯吗,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出去一把阳伞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太阳,就当挡挡月亮。”钱妈就是喜欢坚持自己的歪理。

“妈,台风要来吗?我一路上就听到台风两个字。”钱小语坐在沙发一旁,顺手打开了电视。

“这回台风来势很猛,说什么可能登陆,你来的不巧啊,偏偏遇上这台风天气,这几天估计你只能呆在家了。”钱妈为女儿感到惋惜啊,钱妈忽然想到了什么,忙问,“你这回回来住几天?”

“还不确定,看情况。”钱小语有些烦恼,张漾一个电话也没打来,他真的生气了。

“小语啊,这回回来你可以喝到好几家的喜酒。”钱妈饶有深意的看着小语。

喜酒,有谁又要结婚吗,叔叔的儿子,舅舅的女儿,姨妈的女儿,钱小语把所有的亲戚搜罗了一遍,都没找出一个适婚年龄的,其他的早结婚了。

“你不用想了,是和你一起长大的邻居琼,薛静,还有一个什么来着,我名字忘了,小时候经常来我们家的。”钱妈转向钱爸,“叫什么来着。”

“张雯。”钱爸提高了声音。

这时间过的还真快,都那么多年没见了,一个个都结婚了,想想昨天大家还是一个个的小孩子,现在快要成孩子他妈了,时间啊。钱小语开始为自己的青春考虑。现在自己25岁,能够一个人潇洒玩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以后结了婚,生了小孩,青春就没有了啊。每一次钱小语想到这一点就会很恐惧,她绝对不是一个能安安分分过这样生活的人。可是张漾,却希望她成为一个全职太太。亏得张漾读了那么多洋书,接受了那么多西方的思想,一谈起这个简直就是旧时代的传统思想,连什么三从四德都搬出来。

“在美国,有没有什么对象之类的,你看,爸妈年纪越来越大了,就希望你找一个好的,爸妈也就放心了。”钱妈开始大打温情牌,放下手中的抹布,坐到钱小语的旁边,“妈单位里有一个很好的小伙,要不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妈。”钱小语听的有些不耐烦,“我先睡觉去了。”

钱小语在美国交往的事情没有告诉钱爸钱妈。这不,钱妈看着邻居的女儿一个一个的嫁出去,她心里就开始着急,想着自己的女儿怎么在感情上没个动静。

钱小语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倒头就躺在床上,五年了,这张床还是那么舒服啊。钱小语仔细环视房间,什么都没有变,在这里唯一变的就是自己了。钱小语看到自己高中时的照片,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带着厚厚镜片的黑色方框眼镜,梳着一个辫子,额前留着小碎发,看起来有些傻,看起来还有些胖。在美国的这几年,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改变了外在形象,现在的钱小语绝对是时尚味十足,亮眼。这一晚,钱小语睡的很舒服,早上一大早起来就出去散步了。

在美国的时候生活节奏太快,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这样的清新的清晨,钱小语穿了一套运动装,扎起头发,直直的垂在后面,看起来青春十足,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钱小语看着周围的变化,心中泛起了一阵酸,原来自己离开那么久了,一切的东西都在变,不会等自己的。钱小语正感伤着。

“钱小语,真的是你。”钱小语一抬起头,就看见一个带着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人站在她面前。

“不好意思,你是?”钱小语真的想不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钱小语同学你记性那么不好的,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薛亦涛,还记得吗?”眼前的这个人说的煞有其事。可钱小语还是没想起来,隔壁班,左边还是右边的,小学还是中学,钱小语觉得自己果断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就敷衍了几句,“我记起来了,你就是薛亦涛啊,有事吗?”

“没事,听说你去美国,刚回来啊。”

一定又是钱妈说的,这小镇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就一清二楚了,如果你们家离个婚什么的,估计传的比光速还要快。幸亏没告诉钱妈这回回来的一大部分原因是和张漾吵架了,否则一定会被传成另一个版本,不,是能有几个版本就有几个版本。

“不好意思啊,我还有事。”钱小语根本就不想和眼前的这个人再啰嗦些什么,反正自己不认识,什么隔壁班的。说完钱小语头也没回往前走。回家也没什么意思,再逛逛,钱小语一个人走在这条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街。

刚回到家,还没喊妈,就看见刚刚那个斯文的人,天呢,该不会是自己走错门了,钱小语正尴尬的想往外走,钱妈一把拉住了钱小语,“刚回来又想出去,给你介绍一个新朋友。”钱妈煞有介事的把钱小语往里拉。搞的钱小语一头雾水 。

“亦涛,妈妈场里徐伯伯的儿子,人家可是留学回来的,念的是物理系,现在搞科研的。”

“是你。”钱小语看着他,想跳楼的心都有了,还隔壁班呢,这人也太能扯了。

“你好,薛亦涛,刚刚我们介绍过了,很高兴认识你。”

“你不是我隔壁班的吗,小学还是初中。”钱小语觉得自己像是被骗了。

钱妈一把拉住钱小语,“别胡说,人家亦涛啊从小就在国外,什么时候是你隔壁班了。”说完,钱妈满脸笑容的看向薛亦涛。

“这样啊。”钱小语对于薛亦涛的身家背景一点也不感兴趣,她转过身走进自己的房间。钱妈马上跟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发出吱吱的声响,这沙发也承受不了钱妈的这一折腾啊。“你个兔崽子,我该说你什么呢,人家亦涛来我们家做客,你也不好好招待。”

“有你招呼不是够了吗,我又和他不熟。”钱小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钱妈也只好投降,“我还不是在为你考虑吗,这亦涛真的很好,你们交往,妈绝对放心。”憋了一天,钱妈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意图。钱小语早猜到钱妈的意图,就顺着她老人家的想法,不顶撞她,钱小语继续秀她的十字绣,回到这里除了一个人逛街,就是秀十字绣了。在美国的时候张漾还埋怨钱小语怎么连枚针都拿不稳,看着十字绣,钱小语又想起了张漾,他有没有刚好也在想我呢。

不知什么时候,钱妈已经把薛亦涛带了进来,“亦涛也是刚回来的,你们俩出去逛逛,聊聊。”

看来这一关难过了,如果不按照钱妈说的做,这几天绝对会是家无宁日,这薛亦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应该好对付的。钱小语挎起包,走到薛亦涛旁边,“走吧。”薛亦涛向钱妈问了声再见,追上一个箭步冲出去的钱小语。

“小语,你想带我逛哪?”

“随便逛逛呗。”

“你在美国的时候念的是什么?”

“文学。”

“我念的是物理,不过这不是我喜欢的。”

“那你干嘛还选物理,你爸妈逼你吗,唉,可怜的孩子。”

“不是因为我爸妈。”

“那是为什么?”

“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钱小语一听来了兴趣,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故事。钱小语的八卦心被吊了起来。“你有女朋友的,她现在在哪里,和你一起在美国吗?这回没和你一起来吗?”钱小语觉得自己一次性问的太多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嗯,她还在美国。”

“你们感情很好吧,这回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我妈想我回来,我女朋友是美国人,她爸妈也不愿意她跟我来这边,双方就这么一直僵持着,这回我妈就谎称生病把我骗回来了。”薛亦涛笑了笑,钱小语这才发现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你呢,我看的出你根本就不想相亲什么的,你在美国也有男朋友?”薛亦涛转了话题,直接抛给钱小语。

“我,算是吧。”一想起张漾一个电话也没打来,心里就是难受。

“什么叫算是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分手了?”

“好像是分手了。”

“你这状况我难以理解了,好像分手,那么不确定的。你们学文学的女生就是那么多的修饰词,拖泥带水的。”这会该轮到薛亦涛想起他在美国的女朋友了,他那女朋友也是学文学的,平常一大推的修饰词,讲了一天也没讲到点上,这个时候你还不能打断他,要好好听,等她讲要不想讲的时候你才能开始讲。

钱小语一听就来气,“你们男的,对感情是不是就是那么不负责任的,女朋友生个气怎么了,出走怎么了,你们不会追啊,追了不就没事了吗,气死我了。”

薛亦涛被这突如其来的架势有点吓到了,至于嘛,“你没事吧?”

“没事。”

【原创】任凭这空虚沸腾 - 温莎 - 温莎别苑

 

回到家,钱小语打开电脑,QQ,邮箱,MSN,查了个遍,也没有张漾的任何留言。这几天手机也一直没有响过,没有张漾的电话,没有张漾的短信。难不成要自己灰溜溜的回到美国,跟他说想再在一起,这钱小语绝对做不到,最要面子的钱小语在任何时候都要维持她的面子。算了,不想了。钱小语关了电脑,关了手机,打算阻挡一切与外界的联系,来一次人间蒸发。任凭这空虚沸腾。

这几天恰是传统的七夕佳节,一个人的七夕也没什么好过的,钱小语就打算窝家里了。可钱妈倒是欢快的借了个电话,然后转交给钱小语,神秘的向钱小语使了一个眼色。

电话那头是薛亦涛。

“小语,有空吗,出来玩,难得回国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兴奋。

“你该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传统佳节七夕。”钱小语想着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中国文化果然是不怎么了解的,连七夕佳节都不知道。“七夕是牛郎织女在鹊桥相会的日子,是我们的情人节,知道了不,洋墨水。”

“七夕我知道的。”

“那你还叫我出去。”

“谁说七夕一定只有情侣才能出去的,朋友也是可以出去的,你的思想该不会那么守旧,洋墨水白喝了。”想不到这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薛亦涛还真不好对付的,“钱小语,我都真诚相邀了,放心,我对我远在美国的女友那绝对是忠心耿耿的。”

薛亦涛都这么说了,钱小语也不好再拒绝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双方对彼此都没兴趣,相处的可以很自然。钱小语答应了薛亦涛在文化广场见。这七夕出去,虽然不是去约会的,但还是需要打扮一番的,钱小语在衣柜里搜索了一番,决定穿一件黄色抹胸吊带裙,披一件小外套,配上米色高跟鞋。

这七夕佳节果然热闹啊,街上到处是卖玫瑰花的,巧克力的,钱小语看着怎么都不像七夕,倒像西方的情人节。

“小语,这边。”薛亦涛没怎么打扮,但他本来的穿衣就干干净净的,这样看上去更加自然,不像自己怎么穿成像是要去参加一个舞会。

“你请我看电我影吗?”钱小语看着薛亦涛身后的电影院。

“当然不是,看电影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带你去个地方。”薛亦涛一副神秘的样子。

“我不想去。”

“给个面子,赏个脸。”看着薛亦涛那么诚恳的分上,钱小语稀里糊涂的答应了。按照钱小语那文学思想,绝对又会有一个故事呈现在她脑海里,比如说待会会是一个惊喜,然后女主角感动的落泪,发现男二号原来是那么优秀,再接下来说不定就是女主角和男二号的剧本了。钱小语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在想什么呢,算了,本故事纯属虚构。

薛亦涛把钱小语带到滨海沙滩。

有一只船停泊在海边,在海浪的拍打下一起一伏。钱小语正疑惑。张漾出现在那艘船上。该不会是思念过度,产生幻觉吧,钱小语狠狠的揉揉眼睛。是薛亦涛,他走到张漾前面,转身指了指钱小语,然后和张漾说了几句,拍了几下肩膀,看起来很熟的样子。钱小语一头雾水,还没弄明白,薛亦涛已经走了。

钱小语睁大眼睛,确定不是幻觉,她转身就走,可张漾没有追上来,钱小语想着,唉,是幻觉。她转过身,张漾已经追了上来,出现在他前面。钱小语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扑向张漾的怀里,哭着,“真的是你吗,张漾,你怎么来了,是你吗?”

张漾还是像以前一样,紧紧的抱着她,把她的头轻轻的按在自己的肩上。“小语。”

“你怎么来了啊?你不是在美国的吗?”钱小语带着哭腔。

“七夕啊,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过。在美国的时候没七夕,我们都要自己制造七夕的浪漫,这一回有本土氛围,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

钱小语突然想起薛亦涛,“喂,你和薛亦涛认识吗?”

“认识,我们是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怎么没听你提及过?”钱小语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合谋什么。

“是啊,高中同学,我们是铁哥们,上了大学都在美国,只是不在同一个学校吧了,我们最近才联系到的,他说他被逼着去相亲,原来那个相亲对象是你,当时我气坏了,你那快就另结新欢了。”

“没有,我才没有。”钱小语忙辩解着,这被误会可不好。

“别那么紧张啊,在乎我啊,他跟我说了,我就知道你不是在相亲,算你还念着我们的旧情,看在这个份上,我就回来了。”

“什么?念在旧情,张漾你现在对我没情了,念在旧情,你什么意思啊?”钱小语又来了情绪。

“不是旧情,不是旧情,谁叫我还喜欢你呢,跟我回美国吧。”

“嗯。”钱小语扑到了张漾的怀里,不再说什么。

据说这一次的七夕会有台风来袭,现在看样子,台风再怎么吹,也吹不散这鹊桥的相会。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微风暴
阅读(23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