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佛罗伦萨没有悲伤  

2014-12-23 19:54:12|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罗伦萨没有悲伤 - 温莎 - 温莎的梦

 

 

 

 

文/温莎

飞往纽约的飞机上,林欣慵懒的躺在她的VIP头等舱,左边是乘务员刚拿进来的红酒,同样慵懒的躺在水晶杯里,没有一丝的晃动。透过暗红色的红酒,是一张佛罗伦萨的明信片。安静地躺在酒杯边。

 

 

 

 

 

 

1/

“林欣,我要结婚了,下个月的15号,你会来吗?”准新娘沫沫连声音都带着甜蜜的因子。沫沫迟疑了几秒说,“我很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可是,伴郎是陈文浩……”沫沫停顿了一下,用她一贯的撒娇口吻“我和顾森说了不请陈文浩的,但是他非要请,说他是他最好的兄弟,林欣,看在是我的婚礼上,你会来的是吗?”

林欣没有回答,暗红的指甲划过手机的金属边框,发出嗞嗞的声响。“我当然会去,大学的时候我们可是说好的,要当彼此的伴娘的。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我真没惦记着,”

“真的吗?还是你够义气,那说好了下个月15号。”沫沫如释重负,“对了,你得早几天过来,帮我忙婚礼的事情,我都忙死,哦,不对,呸呸,是都忙坏了。”一向口快的准新娘有了很多的忌讳。

“可能没法提前去,我这边刚好有个策划案,不过没关系了,你结婚当天我一定到。”听到沫沫失落的答应后,林欣用她纤细的手指滑动过挂断电话。伴郎是陈文浩,都3年没见了,再次提起他,林欣的心里还是充满着说不明的感觉。这3年没有陈文浩的日子里,她过的很平静,心里再也没有波澜,以为是忘了,原来那些关于陈文浩的记忆只是被自己藏了起来,再次提起的时候,还是会像潮水般肆意的涌上来。或许,平静的面对才能真正的放下,林欣这样想着。

2/

沫沫的婚礼。

都说每个女孩在结婚的那一天都是公主,美的像是天造的尤物,此刻沫沫就是。一袭3米多的拖地蕾丝婚纱,飘逸灵动,这是沫沫最喜欢的淑女风,在她们上大学一起钻在被窝里畅想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在幻想了,沫沫像是幸运女孩,轻易的实现了。可是,林欣没有那么的幸运。

“林欣,过来帮我拿一下捧花。”沫沫公主般地差遣着她的奴婢。谁叫今天是沫沫的婚礼呢,林欣只能当公主身边的奴婢了。当林欣找到捧花放在沫沫的梳妆镜前正要伸手去拿的时候,一只同样纤细的手抢先拿走了捧花,只不过是一只男人的手。

“喂。”林欣轻声的说道,“沫沫等着要捧花,我帮她拿过去吧。”

眼前这个衬衫西装的男人背对着林欣,“好,我把它给你。”

“谢谢。”林欣接过男人的捧花,没有多说什么。走到沫沫的身边,看到一脸幸福样的沫沫,以后她就是别人家的沫沫了,林欣突然有些伤感,大学的时候他们四个要好的像是永远也分不开,约定好的当彼此的伴郎、伴娘,约定好的以后指腹为婚,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或者说是陈文浩变了,林欣也变了,不变得是沫沫和顾森,所以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得到了幸福。

“林欣,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沫沫看着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的林欣,“你见过他了?”小心翼翼的问着,像是怕会触动些什么。

“嗯,冤家路窄,还是见到了。”林欣扬起嘴角,对沫沫笑了笑,“没事,别担心我,我早就把他抛到九霄云外了,真对他没什么感觉了,只是再见到还会触碰到什么,你说是吗,毕竟我没有得失忆症,见到还是会尴尬的。”林欣拂过沫沫的捧花,“今天以你为大,不要被我那点事牵绊你。”

“知道了,就你感性的时候一塌糊涂,理性的时候又拒一切于千里之外。你这功力真是达到巅峰境界了。”沫沫揶揄着林欣,这牙尖嘴利的,怪不得顾森服服帖帖的。

在婚礼司仪假的很作地宣读一段浪漫的段子后,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林欣和陈文浩把戒指交给了他们。在新郎新娘的两边,林欣和陈文浩像是隔了整整一个世纪,早已经互不认识。

林欣并没有刻意的去想和陈文浩的事情,也没有刻意地去避开陈文浩。当婚礼结束,林欣也回到酒店,再过两天还要飞回纽约。想着真的有好久没有看看这里的风景,3年的变化真大,新的商店,新的街角换了一批又一批,林欣想出去走走。

“求思”,看起来这是这条街上唯一没有改变的店铺。第一次来到这家店是和陈文浩,那时算是无意间被店家的名字所吸引。不知道老板今天在不在,他的“求思”是不是成功了呢。

林欣走进店铺,墙壁上依旧是一张张欧式风格的明信片,每一张明信片都有一个故事,以前到这里,林欣也总喜欢坐在这个位置静静地呆上一下午,只不过那个时候有一个很傻的人会陪着她一下午。林欣嘲笑他怎么那么有耐心,他嘲笑还不是被林欣连累的。

“老板,还记得我吗?”老板是一个年轻的收集爱好者,年龄比林欣大两岁,林欣又喜欢极了他店铺的风格,来得多了,和老板也渐渐的熟起来。

“当然记得,你好久没来了。”老板还是那么的热情,“我又收集了一批文艺复兴样式的明信片,你要不要看看。”老板还记得林欣的喜好,突然间让林欣很感动,她以为这3年间所有人都把她忘了,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快把自己忘了,这个老板竟然还记得她的喜好。

“好啊。”林欣愉快的答应了。

老板领林欣进入店铺的小阁楼,这里看似漫不经心却又很有心思地放着老板的收藏和客人喜欢的一些东西。陈文浩,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我记得以前你们两个总是霸占着一张桌子,赶都不赶不走。”老板笑说,“你们不来了就再也没有人霸占那张桌子了,想来,还是很怀念你们的。”老板很风趣,只是老板不知道现在林欣和陈文浩已经改变很多,他们再也不是能霸占着同一张桌子一下午的情侣了。

林欣有些尴尬地朝老板笑笑。“你们慢慢看。喜欢给你们打折。”生意人一个,什么时候最后一句都是“喜欢给你们打折”。林欣暗暗说着老板的精明。小阁楼只剩下林欣和陈文浩,空气好像凝结在一起。

“你也还记得这里。”陈文浩先开了口。

“有些东西适合忘记,有些东西适合记忆,我从来都不会刻意。”林欣淡然的说着。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陈文浩说话。以前和他说话她总是俏皮、野蛮、撒娇,就是没有淡然。

“我们好像生疏很多。”陈文浩有些无奈。

“你在看什么,刚刚老板和我说他进了一批文艺复兴样式的明信片。”林欣转移了话题。继续某些话题只会让大家更尴尬。

“这一批。”陈文浩把一叠明信片递给林欣,“不过我选了其中几张。”陈文浩把他选的另外几张单独递给林欣。是佛罗伦萨。“我还记得你和我说这是你最喜欢的城市,你很想去那里度……度假。”和陈文浩在一起的时候,林欣天天缠着他,说以后结婚度蜜月就要去佛罗伦萨,那是一个充满浪漫气息的城市,只是当初的那些承诺都变成了戏言,成了今日的嘲讽。

林欣没有附和陈文浩的话,只是认真的挑着明信片。林欣想着时间就这样在无言中消磨,免得没话找话说。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被这家店吸引是因为什么吗?”陈文浩自问自答着,“是‘求思’这个店名,老板真的很有心思,喜欢的女孩叫刘思,‘求思’的意思就是追求刘思,老板是个有思想的人,‘求思’也是追求思想的意思。”陈文浩说着,林欣听着,她也没有忘记这个特别有意义的名字,更没有忘记陈文浩在这里许下的第一个承诺,“求欣”。

陈文浩从一堆明信片中,拿出一张写着“求欣”,背面是温莎城堡的明信片。“我一直都记得你逼我写的这几个字。”陈文浩狡黠地笑着。

“我哪里逼你写了。是你心甘情愿写的好么。”林欣条件反射地回着,语气一如当年在陈文浩面前的撒娇。林欣意识到自己语气的不合适,随意拿起一张明信片,支支吾吾地说,“这张也不错,”

“别人都说无理寸步难行,在你这里一点也不管用,你是无理行遍天下。”陈文浩一如当年的语气。“你一听老板‘求思’的心意,就逼着我也想出‘求欣’,还说想不出就和我绝交一个星期,我是绞尽脑汁的想,终于被我想到了,‘求欣’的第一个意思当然是追求林欣。第二个意思……”

我林欣接过话:“欣和心同音,‘求欣’也是求得一份真心。”这是陈文浩想出来的。“可是,求心,只不过是一句戏言,只怪我当时太当真,宁得一人心实在是太难。”林欣一想起陈文浩曾经对我的伤害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的难受。

“不是。”陈文浩心情激动地抓住了我的手,“求心从来没有改变过,那个时候是我错,但我从没有忘记过你。”

“陈文浩,我们不要再说着这些了好吗?我都已经忘了,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和程雪的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不想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不想听。”

“如果你在意,你就不会和我分手,不会一个人去伦敦,连个联系方式都不愿意给我。”

“陈文浩,你不要那么幼稚了行吗,我已经不想知道你们怎么样,是,当初我爱你,我很介意你和程雪的事,我想不通为什么你和她在一起两个月后我才知道,我被你们两个当成笑话一样的骗了两个月,我觉得很羞愧,我觉得我没有面子去见认识我们的朋友,但是那又怎么样,现在这些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了。这次回来我不是为了见你,我是来参加我的好闺蜜沫沫的婚礼,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纠葛。”

3/

程雪。林欣大学的一个同学。除了什么都比林欣强之外,人缘没林欣好。她们同个专业,智育德育程雪都第一,林欣第二。参加省里的礼仪比赛程雪第一,林欣第二。似乎程雪什么都在林欣之上。不过林欣并没有因此嫉妒程雪,只是程雪这个人喜欢到处招惹人,林欣自然也不喜欢她。在一次系里歌唱比赛,程雪看似优雅到不小心,故意在台上踩林欣的拖地长裙让林欣摔倒在舞台上出丑之后,她们算是正式宣战了。有一次程雪和别人说,她长得比林欣好看,身材林欣我好,陈文浩应该选林欣而不是我。当话传到林欣的耳朵里的时候,林欣对程雪的言行极为嗤之以鼻,“陈文浩绝对不会喜欢她,再说陈文浩是我的男朋友。”林欣信誓旦旦的和沫沫说,“我相信我的陈文浩。”

最后事实教训林欣,太相信一个人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当林欣亲眼看到陈文浩和程雪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心里撕心裂肺的挣扎之外,表面上林欣平静地像是一滩死灰。当时沫沫就在林欣旁边,她用手紧紧的抓着林欣。陈文浩看到林欣很惊讶,程雪一脸胜利者的嘴脸。林欣走到他们面前,“你们真是天生一对,一样的贱。”那天晚上陈文浩等了林欣一夜,他企图向她解释,但是算了,林欣从来不会去乞求别人,更加不会要别人施舍的东西,包括陈文浩的感情。

沫沫很担心林欣,整个晚上陪着她,一夜没睡。但是林欣突然感觉心里很放松,终于找到一个借口去追逐她更想要的东西。在上个月,林欣接到去纽约学习的邀请函,这是她纽约的教授姨妈拖了好多人帮她安排的,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因为割舍不下和陈文浩的感情,一个月以来林欣一直在犹豫。现在她终于能名正言顺的去纽约。所以林欣不恨陈文浩。

林欣去了纽约,和陈文浩分手了。沫沫告诉她,陈文浩找过她好几次问她的近况,他很关心林欣,也很自责,不该一脚踏两船。林欣常对沫沫说,有时候自己太冷静,冷静到像是没有情感,没有记忆的冷血动物。她会把所有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物、事输入强大的系统,然后让系统机械又精密删选出一个对自己最有益的方案。

林欣和陈文浩坐在长桌的两端,各自翻着明信片。陈文浩越是觉得对不起林欣,林欣心里越是有负担。林欣想清楚了,他们的分手不单单是他的背叛,也有林欣的放弃。

“林欣,接受我的道歉好吗?”陈文浩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征求林欣的同意,他这样高姿态的人现在却卑微到了尘埃里。

看着他,林欣呼了一口气,“其实当初错的不只是在你,我去纽约不单单是因为你和程雪在一起,我当时在想,为什么你偏偏和她在一起呢,为什么是她。后来我知道是因为我天天在你面前提起她,你就对她充满了好奇。男人都这样,我能理解。”林欣继续说,“我是很生气,很伤心,但是随即我想通了,或许我爱的是我自己,我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去求学,我觉得只有丰富自己才是最有安全感的。所以,我没有恨你,你也不用自责,更加不用去怀念我们的曾经祭奠早已经死去的爱情。”林欣说的很坦然,像是早已背熟的台词,没有感情的说着,“所以,陈文浩,我们不应该在纠缠了,你看沫沫都结婚了,我也想结婚了,我会找到一个爱我的人,至少在爱我的时候心里只有我,不会在抱着我的时候想的却是别人。”

“你还是在介意对吗?”

“没有。”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申请去纽约,你忘了,有一次我们来这里温习功课,你看着曼哈顿的一幅拼图出神,我那时就注意到了。在你出去买热饮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夹在书里的申请表,和纽约的攻略图。所以,我怎么可以阻止你去纽约呢,我太了解你了。”陈文浩看着此时出乎意料,又有些心虚的林欣,“你是一个不会放弃任何能让你变强的机会,你迟早会去纽约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林欣有些意识过来,难道陈文浩和程雪在一起是为了成全自己去纽约。“那你和程雪……”

“我和她是真的在一起,所以也不全是为了你,我不是什么情圣,但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在同个时间我竟然喜欢着两个女生。别人听了会觉得我很无耻,可这是事实。”

“原来你真的那么无耻。”我笑着说,在他身上重重地打了一拳,“是你先背叛我的,打你一拳算是扯平了。”

“那么容易扯平吗?”陈文浩笑说。

“后来你和程雪怎么样了。”我还是很八卦的,特别是对这一对曾经在我眼里是人渣的人。

“很快就分手了。她和我在一起一半也是为了和你争高下,你都去纽约了,她再霸占着我有什么意思呢。再说你走后,我突然觉得其实我谁都不喜欢。”陈文浩丝毫没有留恋。

“陈文浩,你说你啊怎么就成了两个女人战争的牺牲品呢。”林欣揶揄着他,仿佛又回到了欺负他的那些日子。“不过,说真的,那个时候我真恨过你,恨死你了。”

“那请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怎么样?”说着他拿出一叠明信片,“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佛罗伦萨,我随意的抽出一张,如果是印着佛罗伦萨的那你就原谅我,怎么样?”他斜睨着眉毛,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好,不过这机会可是很渺茫的。”

陈文浩在一堆掌握着他的命运的明信片上挑来挑去,好像真的能抽中似的,“这张?应该是。”他翻开,林欣期待着,她希望他抽中了。“看,佛罗伦萨。”陈文浩得意地向林欣展示他的胜利之果。

“那我们就一笔勾销了。”林欣和陈文浩握手言和。两个人在小阁楼里,在放满明信片的长桌上,一张一张地选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张。

04/

回到酒店,林欣看着这座城市在夜色中的星星点点的亮光,似乎很久都没有欣赏下这样的夜色,有时候太匆忙就忘了停下脚步,有时候太在意了就会徒增伤感。年少的感情总是美的波澜不惊,敢爱敢恨,只是有一天回忆起来,那都已经变成了曾经。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