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收录于】《海中洲》像青姨那样的女人(下)  

2014-08-21 21:11:20|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温莎

像青姨那样的女人(下) - 温莎 - 温莎的梦

 

 

我和青姨一前一后地站在海边,我总不敢和她并排站着,像是她的仆人一样跟在她的身后。过了许久,青姨都没有说一句话,我仿佛觉得那令人不安的氛围能漫长成一个世纪的心惊。我猜想,她那双美丽深邃的大眼睛一定很空洞地注视着这片比她还深邃神秘的大海,她们像是一体的。

 

 

 

我站累了,就坐在沙滩上,这里的沙子特别的细,坐上去感觉软软的,像是坐在一层又一层的海浪上。学着青姨的样子,我也看着眼前的这片海,企图能从这片海中知道些什么,真的,有时候人真的很八卦。

或许青姨也站累了,便在我前面一点坐了下来,仍然是背对着我。连她的背影也那么美,我心想着,如果我能遗传我妈的漂亮基因,说不定青姨就不会不喜欢我了。

“你有没有去过海底?”青姨用她如黄鹂清唱般的声音在问我。我顿时感觉到一阵的受宠若惊,吱吱唔唔得回答:“没有。”

“哦,你应该去看看。”

为什么我要去看看,我从小怕水,我才不喜欢海底,我不像青姨那样喜欢探险,我胆小的像只仓鼠,我总是这么觉得。

“你看到对面那个小岛了吗?”我顺着青姨手指的方向看去。对面,十万八千里的小岛,在我视线能触及的范围内,它已经缩成了一只蚂蚁。但我还是迎合了一句:“嗯,看到了。”我期待着青姨会讲些什么故事。

“那座岛独一无二,和这里完全不一样,我的生命是在那里开始的。”青姨的话越说越奇怪,难道她是出生在那个岛吗,我妈也出生在那里吗,我从来都没有听我妈说过。青姨继续说:“你好像很听话,和你妈一样。”不愧是青姨,上一秒还在讲东半球,下一秒就绕到了西半球。

“我也有不听话的时候,比如……”我极力地想要反驳,在我的意识里听话可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骄傲的事,相反的听话这个词更像是在瞧不起我。但是我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好像从来我都是挺听话的。我突然为自己没能摔一次门离家出走而感到羞愧。

“但是我并不听话。”青姨自顾自地说着:“我是第一个违抗你外公命令的人。”她好像很自豪,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来的,因为她还是背对着我。青姨终于开始和我讲她的故事,我被一阵莫名的兴奋包围着。

我外公在小镇里算是权威,他是退伍的军人,铁铮铮的硬汉,对一切事情都非常的严肃,在家有着一套如纪律部队一样的做事规则。我妈生性软弱,特别怕外公,可是青姨不一样,他不怕外公,按照我外婆的说法,青姨是来向外公讨债的。

在青姨20岁的时候,外公的老战友托人来说亲,门当户对,又是军人,外公一口便答应了。那个时候大多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妈就是。原以为青姨会和其他女人那样等着花轿临门,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差点送了青姨的小命。

“这门婚事我可没同意,要嫁你们自己去嫁。”青姨抗争着,眼里充满了忿忿不平的泪水,还带着难以察觉的委屈。

外公听青姨这么一说,顿感权威被冒犯了,勃然不怒,一个巴掌甩过去,在青姨那张好看的脸上印上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青姨没有吭一声,用愤怒的眼神看了一圈已经被惊吓到的旁人,夺门而出。

“不要去追她。”外公喝住了跟着跑出去的外婆。外婆是旧式的女人,即便已经泪眼婆娑,一只脚迈出了家门,还是停住了脚步,在外公威严的愤怒中颤颤巍巍地看着青姨跑出去。

在青姨没回家的第三天,家里开始着急了,连外公也开始慌张起来,在那个年代未出嫁的姑娘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家已经成了一条金科玉律,谁都不敢忤逆,青姨去哪里了?出了什么事吗?

青姨带着忿恨的眼泪狂奔着,像是要逃离这个想困住她人生的小镇,她渴望一片海,渴望能逃离到另外一个地方。

这片海,是青姨最熟悉的地方,小时候的青姨太特立独行,在常人眼里是个不安分的孩子,除了我妈,很少有同龄的孩子理她。不过青姨觉得倒是无所谓,她有一个神秘的朋友,海。

海边停着一艘小船,那是青姨向一位船夫买下来的。她经常划着船出海,至少是离小镇远一些。按照青姨的说法,当她在海面上远望小镇时,有一种为小镇悲凉的感觉。她跳上船,奋力地划出海,她的一生不能像我妈一样被困在这个不大的小镇。

或许是青姨那天被外公打了一巴掌,再或许是青姨觉得被左右的人生太悲惨,总之那天很不幸,青姨的船翻了。青姨的水性一般,在挣扎了几下后,失去了知觉。

岸边的船夫看到青姨翻船,本想下海救,但实在是太远,怕跳下去人没救到,反而有去无回。于是船夫拼命地跑到外公家,找人一起去救。外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外婆则是疯了般地捶打着外公,喊着:“把女儿还给我,把女儿还给我。”估计那是外婆一辈子唯一向外公发怒。

找了7天,连青姨的尸体也没捞到。全家陷入了痛苦中,外婆更是天天以泪洗面,我妈心里也很责怪自己,但是一切都不能挽回。

当青姨醒来的时候,一阵刺眼的阳光照射着她的眼睛,她闭上眼睛缓了一下:“我还活着吗?”她像是在问自己。

“你,当然还活着,是我救了你。”不纯正的普通话,带着明显的外国口音。青姨立刻睁大了眼睛,奇怪地看着眼前会说普通话的洋伙子,这是在洋人的天堂吗?青姨想着。没等青姨完全反应过来,洋伙子走近青姨把她扶了起来。

“谢谢你救了我,我并不想死。”青姨怕洋伙子以为她是自杀,像青姨这种那么要面子的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杀的,当然事实青姨真的没想过自杀。

“我知道,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想自杀的。”洋伙子满不在乎地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跳海呢,跳海死的人都会变得很丑。”洋伙子夸张地说着,还手舞足蹈,一下子就把青姨逗乐了。

洋伙子是一个潜水爱好者,听志同道合的朋友说这一片海域特别的美,就义无反顾得踏上了异国他乡。青姨听着洋伙子讲他潜水的时候看到的海底美景,越听越着迷,恨不得能和他一起去看看。

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青姨和洋伙子呆了7天,洋伙子将青姨带入了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世界,洋伙子也被青姨的某种特质吸引了。他们相爱了。

外公、外婆还陷在悲痛中,但是没有替青姨张罗后事,他们不想接受事实,最重要的是他们觉得青姨还活着。当青姨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都哭了起来,连外公这样的铁汉子也哭了。但当他们看到青姨身后的洋伙子时,一脸的不悦。结果自然是棒打鸳鸯,外公是军人,他根深蒂固的爱国情怀让他具有强烈的排外心理,他绝不接受一个外国人当女婿,按照外公的说法,她宁愿青姨死在那场翻船中,也不让他嫁外国人。青姨又一次出走了,这一次出走,就是17年,等青姨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外公的葬礼了。

“外公没有怪你,他一直都很自责,他只是生气了。”我鼓足勇气对青姨说。

青姨终于转过身,看着我:“真的吗?”她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青姨,那我姨父呢?”我好奇地问,我开始不怕她了,她很亲切,因为她是我的青姨。

“死了。”她心如死灰:“被一只水母毒死了。”

我那个从未谋面的洋人姨父死在一片美的出奇的水母中,他喜欢潜水,喜欢海底世界,最后死在了海里。

我不敢多问,青姨一定很悲伤,她怎么可能释怀呢,这些话她没有向别人提起,她只对我说过。青姨没有小孩,现在她所拥有的只剩下一片海,而我、我妈、外婆只能远远地望着她。

我们小镇的海一直都很平静,很少有波涛汹涌的时候,正如这个小镇的早晨,沐浴在阳光中,很平静。

 

(下篇完)


【收录于】《海中洲》像青姨那样的女人(下) - 温莎 - 温莎的童话镇
 关注温莎的公众号,来这里,我们以文字煮酒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