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世间曾有三毛  

2014-08-03 21:53:12|  分类: 美在^舟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温莎  

世间曾有三毛 - 温莎 - 温莎的梦

          

每年的7、8月份,台风总喜欢如期进入东海,时而呼啸般让人心生恐惧、时而温柔般带来甘霖。从我有记忆开始,就记得每一年,东海之上,四面环海的这座岛城都会迎来这位不速之客—台风。

记忆中,再凶猛的台风每到舟山,都会收起它桀骜不驯、骇人的呼啸声,露出俏皮,带着温柔的声音,悠然地佛过这座海上岛城。记忆中,偶有一次,它发怒了,带来狂风暴雨,用它难以抑制的愤怒摧毁那些破旧、年代失修的老房子。

听说,明天就可能来双台风,风力可能会强一些,政府企业也开始了抗台工作,大厦的门口是一堆堆错落有序地叠起来的沙包,似乎一切都严正以待,抗击台风的肆虐。望着窗外渐渐被乌云淹没的天空,听着越来越呼啸的风声,我的心中莫名的腾升起一阵隐忧,像是被一团黑色的雾气缠绕着,有一种闷热的窒息不断地袭来,我在担心那个喜欢流浪的奇女子三毛的祖居能经得起大自然这样的洗礼吗?三毛的一生都在流浪,她生命的意义是流浪,可是这祖居是她的根,任凭浮萍飘荡,最终还是要寻找它的根。我曾想着,这陈家村的三毛祖居就是三毛的根,是她灵魂栖息的地方,不能打扰它,更不能破坏它,我不忍再想下去三毛祖居就这样遭受台风的肆虐。

雨越下越大,阵阵的狂风开始撞击着玻璃窗,发出骇人的声响,这一刻我多想驱车赶往三毛祖居,穿越那幽静安谧的陈家村,向台风宣布,“我要捍卫三毛的祖居,不容许你破坏它丝毫。”但最终我还是没有迎着台风踏出一步,或许是因为我不像那些爱三毛的人那般的爱她,那般地义无反顾,但我要捍卫她,我心底的声音在呼喊,“我们穿越时空,但我们还是在同个故乡,我们的祖辈有着同样的根。”冥冥中我觉得自己要爱三毛,如同爱我的家乡一样。我捧起手边三毛的书,在风的嘶吼声中,细细地读着关于她的每一个字,倏忽间,我终于想到用什么来形容我心中的三毛,不只传奇、不只流浪、不只优雅,三毛似台风,时而温柔、时而暴躁,风平浪静的表面下隐藏的是一个高速旋转的漩涡,是的,三毛就是台风,一阵既能带来甘霖,又能摧毁美好的台风,谁也捉摸不透。

三毛似一阵台风。不曾想过具有那么强大威力的台风,竟然是由一个弱小的热带漩涡形成。看似强大到能一个人走遍世界的三毛,小时候只是一个脆弱、害羞、敏感的小女孩。她们何其相似。每逢台风来临之前,天气格外的晴朗,就好像在人前,三毛总是能优雅地微笑着面对大家,或许他们都觉得三毛是明媚的,可是转身,三毛留下的是一个人的孤独与自伤。即便在她的身边都那么多爱她的人,疼爱如她父母,挚爱如荷西,但她仍会自怜,觉得自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没有人爱她,她总是那么敏感又多疑,偶尔变得阴晴不定。她会明媚的笑,在撒哈拉大沙漠她用她独特的审美在沙漠中构建出梦幻小屋,屋子里的每一个饰品都倾注着她的热情与美好的憧憬,好像屋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会对她微笑,她的善良与温柔感染着撒哈拉的每一个人,她用快乐滋润了这片沙漠。她也会残忍地对待自己,将自己锁进狭小的空间,肆意的狂笑,令人惊悚,她会像暴风雨般咆哮,谁也阻止不了。但我们仍爱她,爱一个真实的、随性的三毛。

 

世间曾有三毛 - 温莎 - 温莎的梦

 

我敬佩三毛,她用短暂的一生参悟了人生的哲理,给了我无限的启迪与鼓励。她在《送你一匹马》中说,“人生一世,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叠加,在这样宝贵的光阴里,我必须明白自己的选择。”正式三毛参悟了这样的人生信条,她才能追寻自己的内心去撒哈拉,才能勇敢的行走在旁人异样的眼光中。这世间能有多少人能明白自己的选择。我们都借着社会太现实、生活太无奈、梦想太遥远看似真理般的借口,允许自己随波追流,渐渐淹没在人群中,变的平庸。崔斯汀告诉我们要听到自己内心咆哮的黑熊,然后追寻它。人这一生,只有真正明白自己的选择,追寻自己内心的人才是有着最丰富精神的人,三毛是,我渴望自己也是。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情冷暖总是抨击着人类的心灵。我们会抱怨、会愤怒、会怨天尤人社会的现实,也会哀伤自怜,怀抱梦想,却无处实现。我也曾埋怨,过后,我安慰自己要做一个薄凉的女子,冷暖自知。可三毛不一样,她从不为这些埋怨,她豁达的像是一个局外人,她说,“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谢,不如将这种现象,想成一种必然的季节。”她从不去强求这世间万物,淡然得走在自己的世界,正如她所说“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是啊,世间万物自由定数,是你的终究会回到你身边,不是你的强求也得不到。这些我们现在都执着在其中的道理,三毛早已看透,早已豁达。

她说,“我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这样的女子胸襟是如何的豁然,可隐隐约约中却觉得是她如此的寂寞,只有如此的寂寞才使她这般的豁然。我想,三毛一生都在寻找一个能读懂她的人,上帝怜爱她,给了她荷西水晶般透明的爱,可是上帝又偷偷的带走了荷西,让她行走在自伤的泥泞中。她是女子,是一位敏感优雅,赋有浪漫气息的奇女子,她爱的不顾一切,也爱的伤痕累累,她对爱充满美好的愿景,她在撒哈拉看着望不到边际的沙漠,看着晴空万里的蓝天,想象着与蓝天一样拥有蓝色血液的大海,“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爱情会有遗憾“或许,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他。”逝去的也不可能再追回。

世间曾有三毛 - 温莎 - 温莎的梦

 

我读三毛,虽没有像那么爱三毛的人如此狂热的爱她,但我却深深的佩服这个奇女子,也为她能来我们的家乡而感到兴奋,更为她的遗物保存在陈家村的三毛祖居感到欣喜。看着三毛的照片,我轻轻的对她说,欢迎你能来到这里,是你的文字、你的坚强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我也信奉着这句话。

窗外的雨渐渐的小了,风也不像刚才那样的咆哮,我合上三毛的书,她虽不是出生在这里,不是成长在这里,但是时隔40年,她踏上了这座岛城,踏上了故土,她的根在这里,她栖息在这里,不再流浪。

 

 

                               ——————————————————2014.8.3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