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雨·印记  

2015-11-15 13:4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温莎

雨·印记 - 温莎 - 温莎的童话镇

03/

正面合,反面分,A和B的选择有时候比一道多选题更加的难,当我们决定不了的时候,习惯了交给硬币替我们做决定。可当硬币抛向空中的时候,心里却多了一丝期待和不安,直到那一刻我们才知道,抛硬币的意义不在于最终是正面还是反面,而是在于在你抛出硬币的那一刻,你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期待的答案。

抛出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我的答案。

“分手吧。”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没听错,是顾影先提出了分手,在我经过千万遍的挣扎,终于说服自己妥协的时候,他竟然先退缩了。

在被一股酸楚冲击到眼角的时候,我及时制止了那种被称之为眼泪的晶莹的东西。“好,我配合,你随意。”

就这样在12月寒冷的夜风中我们渐行渐远。顾影,你就是个懦夫,遇到事情不敢面对,只会退缩,你幼稚到把你的情绪发泄在我们不成熟的感情上。顾影,你有点男人的承担,成熟一点好不好。分手的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昏黄的灯光,枯枝的鬼魅,也抵不过我对他的失望,停下来哭一哭,算是祭奠曾经在感情上的付出。

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想起那天分手的场景,二十几岁的恋爱,二十几岁的分手不应该是轰轰烈烈的吗,痛苦、挽留、解释、站在宿舍楼下等一整个晚上求得原谅,然后再合好。可我和顾影不是,在颓废和尴尬之间,我们用冷漠维护了自己可怜的自尊,放弃了不成熟的爱情,年轻让我们有时间去遇见一个百分百的男孩女孩,当时我们都这样想。

“你呢,潮流的毕婚族,结婚后的小日子过的怎么样?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就替林哲溪不值,一个文学系的大才子竟然被一个搞体育的糙汉子收服,当时伤了多少学妹的心啊。”我和顾影分手告终,庆幸的是菁和林哲溪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你可不能这么说,我虽然是体育系,但我选的是健美操,是美学,是国家一级运动员,比那些小模特要美的多了。”这就是一个高考的时候尊享着体育系加分,却还要拼命和体育系撇清关系的欠扁的人,可她长得好看,很多人都会舍不得扁她。“不过,我也真的是离家出走的。只是恰好也接到了顾影的电话,就逃出来了呗。”菁的话锋转的明显,在冷风中有些哆嗦,细长的双臂不断拥紧消瘦的身体,夜光下看不清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在断断续续地唏嘘间我知道了曾经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体内竟然藏着暴力的因子。

“他家暴?!”我愤怒,这是所有女人都不能忍受的,退让只会助涨他的嚣张。

“他道过歉。”菁替他解释着。看着无力的菁,我想着这或许就是女人的致命弱点,一旦开始就没有勇气结束,女人要经过多少次伤害才敢说不呢,自古以来做到的也不见得幸福,没做到的也就这样过了一生。

“他知道你来我这吗?”我继续问。外面实在是冷极了,我们走进一家英式的咖啡屋,老板是一位英国绅士。真的,当你真的遇见一个绅士的时候,你才知道以前所遇到的那些人顶多只能称之为儒雅,就像林哲溪。

“我也就你这个朋友,当初我逆着家里的意思从北方嫁到南方的时候,早就知道在我难过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安慰了,从离开的那一刻,我不得不割舍了那里的亲情、友情,和我熟悉的一切。也是,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人逼我。”菁是北方人,“我只怨自己选错了人。”

菁的选择我又怎么会不明白,曾经我也挣扎过。我是南方小镇,顾影是外籍华侨,这地域、文化的差距比一南一北更遥远,更说不清。和大多数的外籍华侨一样,顾影是一个典型地从优渥环境出来的骄子。优越的环境膨胀了顾影的骄傲心,和他交往的时候,我更像是一个失去了自信的人,时刻觉得自己有些卑微。当我和顾影严肃地谈起毕业后是和他一起出国还是分隔异地的时候,我已经说服自己,就算远离家乡,我也选择他的坚定。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菁很不舍得非要我陪她通宵唱K,“你过去要是受了委屈可怎么办?”,“可以打电话啊,虽然越洋电话很贵,但我还是会用我工资的三分之一和你打电话的。”我故露笑意。

“歆,或许你们分手也是一个明知的选择,你看看我,我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菁一句一句地埋怨着,说着都是自己不是,很少怨及林哲溪。

“林哲溪怎么会家暴,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我还是难以想象,当初一个那么儒雅的人会变成狂暴的兽物。

“生意失败,亏了很多,朋友一个个散去,卖房卖车地还了债,这几年虽然在他爸妈的支援下还清了债,但他一直沉沦,怕是很难再起来了。”菁沉重地说着,叹息声中是无力无望。

“什么时候的事。”我追问。

“5年前了,早过去了。”菁继续说,“我以为他会起来,所以我陪着他,可是这几年越来越不行,甚至还出现了家暴,我说什么也不信他会对我动手,可是每天早上我看着身上的淤青我才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菁缩了缩手,拉长了右手的袖子,怕是被我看见。

“你怎么早不和我说。”我疼惜她。

“说了又能怎么样呢?除了让我哭出来,你们也做不了什么。”菁想的很明白,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她也有着最细腻最柔软的顾虑,“再说我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他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你相信我。”久远的声音,这是我声嘶力竭的声音。因为一场政治斗争,顾影家卷入了风波,结果自然是各种不堪的罪名,上缴充公,顾影从天堂掉入了地狱。所有的重担顷刻间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那段日子,顾影除了自暴自弃,就是用药物入睡,在药物的作用下,一切的行为丧失了理性,与之一起丧失的还有他的尊严。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我也曾像菁一样的天真,想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慢慢变好。可有一种男人忍受不了,他们宁愿被人遗弃在洪荒里,也不愿被身边的人看到他们沉沦的样子,那比死还难受。

“分手吧。”我知道这是顾影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好,我配合,你随意。”这是可怜的尊严发出的声音。

我把服务员递上的咖啡递给了菁,“加了很多糖。”菁笑笑,“你还记得,我不喜欢喝咖啡,就喜欢闻咖啡香,多加点糖当奶茶喝。”

“那你怎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

“菁,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知道我不会安慰人。”我感到很抱歉。

“别说了,说说你吧,我和顾影约了明天晚上八点,一起来吧。”菁放下手中的热咖啡,握住了我的手,一股暖意传到了我冰冷的手里。那年一整个冬天冰冷的手都是在顾影大衣的口袋里暖热的。十年了,或许我们真该见见了,我答应了菁。 

(未完待续,温莎会用心码字,写好每一篇小说,因为这是温莎想讲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