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的童话小镇

happy ending charming

 
 
 

日志

 
 
关于我

琼花魄 西子魂 心比天高 堪比水清 西墟月 东篱酒 志亦清高 冰心冷月 洛阳花 兰州柳 净土寻娇 蝶舞寂寥 水玲珑 娇羞梅 未施粉黛 淡妆相宜 水墨影 淡墨痕 心醉墨香 清雅摩诘迹 春江水 东风语 拟赋新诗婉约易安词

网易考拉推荐

痕.迹(二)  

2015-07-18 20:46:34|  分类: 小说 ^ 虚构的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温莎

痕.迹(二) - 温莎 - 温莎的童话镇

白天的寨子热闹地容易让人忘却晚上的恐怖,在逛了一圈后默已经完全不去想昨晚遇见的那个女人。可我记得,我觉得她还会再出现。

2/

“对面不远处的客栈还住人吗?”我问客栈的老板娘,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平常荒废着不住人,晚上会有些露宿的人住在里面,哦,还有一个叫痕的女人也一直住在里面。”

痕,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痕,“我昨天好像见到她了。”我不自觉地竟然放低了声音,“她看起来好奇怪,不相称的旗袍,看上去年代久远,还有严严实实地遮着手臂,看起来太奇怪了……”我话音未尽,但不知道再说什么。

“她是个奇怪的女人,不是寨子的人,好像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突然就出现了,平常很少见她,估计没人知道她的来历。”老板娘像是在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你们不好奇吗?痕为什么会出现,她为什么一直遮着她的手臂?”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奇怪的不是痕,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去探究痕手臂下是什么,或许它仅仅是一个服饰,痕只是一个在暴雨天流浪到寨子的可怜女人,这样想着心安了很多。

太阳落下,寨子的街上一片的宁静,只有家家户户的窗透出来的亮光才在证明这里是一个有人居住的寨子。一阵夜风吹进来,凉的有些发麻,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臂竟然起了鸡皮疙瘩,我走到窗边,正要关上窗户,轻易地看到对面寨子的房间里有人影,看不清,但人影似乎看到了我,怔怔地站在窗前,直直地往这里看,我慌乱地关上窗,拉上窗帘,心里腾升起一阵越来越强烈的恐惧,隐约我觉得那个人影是痕,昨天晚上和我们聊天的那个女人。

晚上,我不敢望向窗外,开着灯半睡半醒地过了一夜。我想把昨天晚上看见痕的事情告诉默,让默陪我去探个究竟,毕竟大白天的胆子也大,可是我没有找到默,老板娘说默昨晚就退了房离开寨子了。

我决定去客栈一探究竟,毕竟白天这里住了很多流浪汉。我一间房一间房的找,几乎是翻遍了每个角落,但都没有找到痕,问了借宿的流浪汉也说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女人。难道痕只会在晚上出现?不对,老板娘说她白天见过痕,只是痕很少出现而已,这样想着心中的恐惧少了几分,我确定痕是人。

我等着太阳落山,确信痕还会出现。果然对面的房间灯又亮了,我站在窗前想喊她一声,但声音卡在了喉咙里。痕没有停留多久,转身走出了房间,我飞速地跑下楼,想要出去追上痕。当我下楼,飞奔到一楼的时候,老板娘和一个伙计拦在我的面前,他们神态自若,像是早早地在等候我。

“我们寨子里有规定,太阳落了山,谁都不能出去。”老板娘的口气不容辩驳,看着她身边魁梧的伙计,我知道我硬闯是没有用的。

“这是你们寨子的规矩,我不是寨子里的人,自然是可以出去的。”我提高了声音,我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推动我,确实寨子里的人不需要遵守寨子的规定,也不会因为打破寨子古老的规定,就像痕,我确定痕晚上出去了。

“不准出去。”伙计态度更加的强硬。我感到慌张,最后只能泱泱地回到房间。走进房间,我马上锁了门,拉开窗帘,看了好久也没有见到痕。

第二天,我换了客栈,经过昨晚的事情,我发觉客栈的老板娘要比痕更加的怪异。新的客栈离痕的客栈很远,晚上我无法再透过窗户看到痕的踪迹,但是我知道痕会来找我。

夜幕降临,我没有睡,我等着痕的出现。果然没过一会,我听到窗外有声音,我迅速地打开窗,向外看出去,是痕,还是那件发旧的不合身的旗袍,和白晃晃的臂套。这一次痕在向我招手,正当我想着怎么出去的时候,痕就跑远不见了。我转身,客栈老板竟然站在我身后。

见我诧异,客栈老板先迎面笑脸:“给你送点吃的。”说着他向我递过一盘糕点,我顺手接了过来,“太阳落了山,寨子的人就不能外出,请谨记。”又是这句话,上次客栈老板娘也不让我外出,现在这个客栈老板分明不是来给我送东西的,他是来阻止我外出的,可我不是寨子里的人,为什么不能外出,痕为什么会出现,又为什么会消失?一连串的问题密密麻麻地缠绕在一起,它们一定在指向某个真相。我决定明天天亮就退租,住到痕的荒废已久的客栈,这样就没有人阻止我出去。

第二天,我退了租,住进了痕的客栈。先前见到的流浪汉已经离开了,客栈里多了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人,我猜想他们可能是当地的流浪汉。

我找到了先前住过的房间,等着痕出现。

可是,等了一天、两天,痕还是没有出现。渐渐地我觉得这些穿着民族服饰的流浪汉不像是流浪的人,他们更像是任务在身的人,他们的任务和痕有关,还是和我有关?

终于在第三天,痕出现了,她不在客栈里,出现在我窗户能看到的范围内,我猜想痕在刻意躲开客栈里的那些人,她只是在找我。从大门出去一定会惊醒那些守在门口的人,爬窗下去。

3/

“跟我来。”痕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